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血缘不是构成亲情的必要元素,当你看完以下的故事之后,会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,以及惊讶于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善良的人…

早上7点多,杭州富阳区场口镇中心小学王洲校区读书声琅琅。

在二年某班的教室里,国文老师正带着同学们朗读。教室最后一排,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瘦弱女孩也跟着读,一边用左手比画着词语,一边发出微弱的声音,读得费劲又认真。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读到「纷纷」,孩子们一个个回头,笑嘻嘻地看向她,她爽朗地笑了起来,站在教室外,61岁的徐富荣也笑了。

女孩叫芬芬,是先天在脑的发育上有缺陷的女孩,出生三月被亲生父母弃。11年前,50岁的徐富荣收养了芬芬,成为了她的父亲;6年前,他辞掉了工作,全心全意陪芬芬做治疗康复;1年前,他开始了陪读,圆了芬芬的读书梦。

教室里,芬芬伏案读书,教室外,徐富荣静坐着,时不时站起身朝女儿望去……这是最近一年多来徐富荣和芬芬的日常。

他说,他还不老,只要芬芬愿意读,他会一直陪着她读书,让她有足够的知识和能量继续生长。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1、50岁的他成了父亲。那个冬天,他遇到了被遗弃的她。

徐富荣是场口镇徐家村人。他和芬芬的相遇很偶然,可在他眼中,这又彷彿是注定的。

2007年12月,天气冷得刺骨,在富阳区妇幼保健院,一个刚出生三个月的宝宝被弃了,她就是芬芬。

那年,50岁的徐富荣就在离医院不远的城区做油漆工,独自一人租房生活,喜欢孩子的他决定领养这个可怜的小女孩。

可他从来没养过孩子,只好花钱请了一位保姆照顾芬芬。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芬芬有问题是在她到徐富荣身边4个多月后被发现的。「芬芬还是不会翻身,两只脚併拢在一起,一动不动。」察觉到异常,徐富荣急忙带女儿去医院做检查,最终,芬芬被诊断为脑 性 麻 痺。起初,他并不太懂这意味着什幺,「我问孩子智力有问题吗?医生说是好的。我问以后会走路吗?医生说如果治疗效果好,有希望。」

听到有希望,徐富荣便安心带着孩子治病,可连续打了近三年的针,仍没有成效。芬芬不仅无法站立,右半身失去全部功能,而且由于两侧髋关节凸出,芬芬连久坐都困难,「只能坐在两床棉被之间。」

2012年,徐富荣辞掉了工作,开始全心全意陪芬芬去浙江省康复医院、杭州康复医院、上海新华医院等地治疗,前后五六年,花了几十万,掏空了所有积蓄。很多人劝他,说他年龄太大了,这样给孩子治下去吃不消,委婉地建议他把芬芬送去福利院。

有那幺一瞬间,徐富荣真的动了念头,可再一想还是捨不得,因为「早就有感情了。」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2、女儿的愿望终于化作现实。一天陪读近8小时,教室外多了把特别的椅子。

儘管身体存在缺陷,口齿也不太清楚,所幸,芬芬智力发育没有受到阻碍。六七岁大的时候,她就渴望上学。

「有一天,她坐在家门口晒太阳,看见村里的小朋友们都背着书包去上学了,她就问我,『爸爸,我可不可以也去读书。』」徐富荣说,自己也希望芬芬能到校园里读书,学会和同龄人相处,交朋友,但当时她的身体状况还不允许,「医生说需要再做一次手术,不然,髋关节的肌肉会萎缩,也坐不住,没办法上学。」

2016年下半年,在一家公益组织的资助下,徐富荣带着芬芬完成了这场手术,效果不错。第二年,徐富荣便向离家最近的场口镇中心小学王洲校区谘询报名。

副校长胡佳勤告诉记者,接收芬芬原本有些顾虑,但被这位没有血缘关係的父亲打动。趁着暑假,这所乡村里的学校增添了无障碍设施和站立架,将教室边的台阶改成了斜坡,并隔间隔出一个独立洗手间。

2017年9月,10岁的芬芬坐在轮椅上,第一次被推进了校园。可由于芬芬缺乏自理能力,徐富荣也从此开始了「陪读爸爸」的生活。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早上7点多,他骑着摩托车送芬芬到学校,把上午要用的课本从书包里拿出来,放在她专属的课桌上;课间,带芬芬去上洗手间;大课间,推着芬芬到操场一起参加升旗仪式,带她到站立架边做康复训练,锻炼站立能力;11点多,下课铃响了,把芬芬接回家吃午饭;中午12点,把芬芬送回学校,一直等到下午3点多,学校放学。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寒冬酷暑,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,徐富荣寸步不离地陪着女儿,一天下来,他要在教室外坐上近8小时。渐渐地,芬芬的教室外有了一把属于徐富荣的固定椅子,他似乎也成了这所学校的一员。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胡校长说,考虑到孩子的特殊情况,雨雪天时,学校建议芬芬请假,但过去的一年多,除非感冒生病,芬芬从不请假。

儘管辛苦,徐富荣觉得很骄傲,「芬芬很喜欢读书,也很努力,每天3点多放学回到家就做作业,她写字的速度比正常人慢很多,经常要写到晚上10点。但成绩不错,第一次考试数学就拿了100分。」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「你看,她用左手一笔一划写的字,多漂亮。虽然比别人慢,可她从来不肯少写一点。」班主任潘老师指着芬芬的语文作业本夸讚着。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3「只要她想读下去,我就陪下去!」学校考虑为陪读爸爸提供一份工作。

在学校老师眼中,芬芬也越来越开朗了。「以前,她不太愿意与别人交流,但现在脸上笑容变多了,她有了自己的朋友,看到我们也会努力打招呼。」胡校长说。

由于长期陪读,徐富荣的收入来源减少。今年,徐富荣承包下了两亩地,开始种蔬菜赚点钱,「芬芬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生理时钟,上午10点多上洗手间,现在10点前我可以插空到地上做点农活儿。」徐富荣说,芬芬特别懂事,在学校,她其实很少喝水,「就是害怕要上洗手间,会太麻烦。」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胡校长告诉记者,学校也在思考能不能为徐富荣提供岗位,让这对父女更方便些,「如果校园绿化工人有空缺,我们会考虑请他来做。」

已经61岁的徐富荣经常被人问,年纪这幺大了,打算就这幺一直陪读下去吗?

他也总是笑着回答,「我还不老,只要她想读下去,我就陪下去。」

他50岁领养身障女儿 60岁全天「教室外伴读」 全力呵护不怕

儘管医生说芬芬可能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,儘管徐富荣不善表达,但他内心对女儿的未来仍旧充满希望——他比谁都明白,学校是女儿嚮往的地方,也是芬芬未来可以继续生长的地方。他唯一的担心是,有一天他会生病,没办法照顾她。

场口镇徐家村党委副书记徐诚对这对父女也很有印象。他告诉记者,徐富荣自己没有成家,家里还有几个兄弟姐妹和一个母亲。前些年徐富荣带着芬芬到处寻医,去了很多地方,一开始,他母亲和妹妹也抱怨过他,怎幺领养这幺一个孩子。但他很执着,后来家人也理解了,奶奶也越来越喜欢芬芬。「在村里,经常能看到徐富荣推着芬芬四处逛,带着女儿做康复训练,特别有耐心。」而这样的日子会继续下去。

看完后,真的不得不佩服这位爸爸的勇气与毅力,多亏有了他的出现,才让这个小女孩的生命出现一丝转机…希望小女孩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保有对于学习的热忱,而爸爸也能永远健康,陪着芬芬长大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